【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四)

+A -A

    【更`多`小`说`请`大`家`到***点n*e*t阅`读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com即`可`获`得`最`新`网`址

    百`度`搜`索`【第一版主】`既`是

    www..net

    作者:LIQUID82

    2016年8月15日

    字数:5037

    朱雄常常撩起林玉珍的裙子恣意抽插美丽的师娘。

    林玉珍羞愧难当,这一天换了一条花裤子,防止朱雄的侵犯。

    朱雄走到师娘的身后,见师娘穿了一条长裤,裤脚呈现出长腿优美的曲线,

    腿上却是一只肥得不像话的丰满大屁股,把布料绷得紧紧的,可以从涨得几乎透

    明的布料中窥见淫靡的肉色。

    朱雄一把抱住师娘,林玉珍挣扎着说「不要……」

    朱雄的一双大手已经攀上豪乳,真气潜入,林玉珍顿时变得软绵绵说不出话

    来,任徒弟蹂躏。

    朱雄大手滑过师娘腰身,落到花裤子的裤腰上,用力往下剥去。

    林玉珍的屁股极其肥大,加上大屁股仍在扭动做无望的反抗,朱雄花了九牛

    二虎之力才把师娘的裤子褪到大腿根,像脚镣一样锁住大腿,白花花的屁股肉被

    勒紧的裤带挤得涌了出来,露出一只极其浑圆的硕大香臀。

    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朱雄把师娘的红色内裤也脱了,掰开臀缝,把早已准备

    好的大肉棒塞进了湿淋淋的蜜穴,美滋滋地操干起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朱雄一逮到机会就侵犯师娘,林玉珍虽然哀羞难当

    ,身体里的欲望却被彻底开发,尤其是被朱雄从后面操弄时,大屁股竟会迎合似

    地骚浪摇摆,令朱雄情趣大增。

    除了玩弄师娘,朱雄其他时间则去看顾师妹,时常带师妹到市镇上玩耍。

    他人虽猥琐,嘴却甚甜,哄得师妹芳心可可,一天晚上在花前月下,朱雄抱

    紧了意乱情迷的小师妹,两人竟指月为誓,私定终身,朱雄和小师妹说好一旦得

    复大仇,就禀明师娘,娶小师妹为妻。

    这一天,林玉珍正在厨房里整理锅具准备做饭,厨房门开着,郝连洁在门外

    堆放木柴,背对着厨房。

    朱雄大摇大摆走进厨房,看到灶台后林玉珍正蹲着忙碌,摇摇摆摆的大屁股

    浑圆无比,不禁欲火大起,拉起林玉珍的手就要求欢。

    林玉珍紧张地看了一眼门外的女儿,小声哀求道:「今天不行,我月事来了

    。」

    朱雄失望地放开林玉珍的手,忽然灵机一动,把自己的裤带解开露出臭烘烘

    的大肉棒。

    林玉珍脸蛋通红,却听朱雄道:「师娘,你帮我吹吹吧。」

    林玉珍尚没有反应过来,已被朱雄按住头,把狰狞的大肉棒抵在林玉珍的红

    唇上。

    朱雄的肉棒极臭,林玉珍被熏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但她不敢声张,怕被女儿

    发觉,只得张开小嘴,使劲含住朱雄恶臭的大肉棒。

    朱雄按住师娘的头,前后耸动起来,只觉下身包含在温香软玉之中,比起骚

    穴别有一番滋味。

    饱尝美味后,朱雄粗喘一声,大手像铁箍一样按住师娘的头,林玉珍只觉嘴

    中那根臭物直插喉间,气为之窒,双眼不禁翻白。

    朱雄把灼热的精液尽数喷入师娘的喉中,等到她全部吞咽,才拔出被香唾泡

    过的巨大肉棒。

    经过这番口交,朱雄对师娘更生轻视之心,渐渐地态度起了变化,对师娘开

    始摆出主人的态度。

    林玉珍本来被郝连胜调教得极为乖巧,此时丈夫下落不明,全身内力又传给

    徒弟,便不得不任朱雄予取予求,像伺候丈夫一样伺候徒弟。

    朱雄命令林玉珍不准穿亵裤,以便随时可以撩起裙子操干。

    林玉珍不但要袒着大肥奶子、噘起大白屁股任朱雄发泄,还要跪着为朱雄恶

    臭至极的肉棒口交。

    在朱雄的调教下,从未试过口交的林玉珍技巧飞涨,不但小嘴可以随意抽插

    ,香舌也能细致灵巧地舔过朱雄下身的肉棒、阴囊,甚至能把恶心的包皮垢也舔

    得干干净净。

    除此以外,林玉珍还伺候朱雄洗澡、陪朱雄睡觉,成了朱雄的小女人。

    这一天朱雄正想着要去操师娘,忽然蒋庆峰来访。

    蒋庆峰此时已和朱雄极其熟络,道:「朱兄,我们从武昌得来的消息,将要

    在后天启程,去参加武林大会。请你向郝连夫人禀告一下。」

    朱雄心中咯噔一下,他如果要去武昌,势必要和师娘暂断,将来夜长梦多,

    师娘这块美肉说不定就这样没了,到了武昌,高手如林,自己更不能如意行事。

    当下表面应好,送走蒋庆峰,不禁扶着头苦思,忽然计上心来。

    他在卧室里找到师娘,把她揽进怀里,撩起裙子伸出大手往林玉珍阴部一模

    ,林玉珍发出一声浪吟,朱雄却摸了一手淫水,不禁心想:「这母猪真他妈淫荡

    。」

    自己也拔出肉棒,在师娘的床上干了起来。

    这一天他使动淫功,肉棒涨到了极限,一共干了师娘十三次,干到后来师娘

    腿都发抖了,哀求朱雄放过,最后像瘫倒在自己床上,香汗淫水流了满床。

    朱雄满意地走出卧室,找到小师妹,把后天出发的事情告诉了她。

    第二天,林玉珍正在洗澡,朱雄闯进来又要求欢,林玉珍死活不让。

    朱雄掰开她的双腿,林玉珍比不过力气,只好耻辱地给他恣意观赏自己的私

    处。

    不出所料,因为昨天干得实在太勐,师娘的肉穴肿得像发了糕的馒头,耻缝

    肿得都看不出来了。

    朱雄故意掏出肉棒要干,林玉珍吓得握住朱雄的手,说:「雄儿、雄儿,师

    娘真的不能干了,今天帮你吹出来。」

    便跪下来给朱雄的恶臭肉棒吹箫。

    朱雄屏住肉棒肌肉,林玉珍吹了两个时辰,嘴都麻了,还是没有吹出来。

    朱雄让林玉珍吐出肉棒,道:「师娘,我出不来,难受的很呀。」

    林玉珍急道:「那怎幺办?」

    朱雄道:「师娘,你身上除了小嘴、骚穴,还有什幺洞可以插?」

    林玉珍想了想,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朱雄让林玉珍站起,转过身来噘起大屁股。

    朱雄掰开肉山一样的肥熟臀肉,伸出一根指头顶在林玉珍花骨朵般的粉色小

    屁眼上,林玉珍「啊」

    一声,脸发了烧一般,颤声道:「这里……这里……这幺小,怎幺行?」

    朱雄叹了口气,道:「没有其他办法了,要不插穴?」

    林玉珍吓得一激灵,只得答道:「好……好……雄儿就插那里,我先洗洗。

    」

    朱雄满意地看着林玉珍蹲在浴桶里,纤纤玉指掰开自己的大屁股,用温水把

    屁眼洗得干干净净。

    朱雄把赤身裸体的林玉珍抱到床上,林玉珍乖巧地噘起大屁股。

    朱雄跪在林玉珍的淫臀后,大肉棒顶在师娘蠕动的小屁眼上,把龟头挤了进

    去。

    林玉珍只觉得屁眼撕裂一般,痛得浑身香汗直冒,哀求道:「疼、疼……师

    娘疼……师娘疼死了……」

    朱雄感到林玉珍的屁眼里面似乎是封闭的,肉棒等闲进不去,一狠心,内功

    发动,肉棒涨到极限,屁股一耸,竟把巨大无比的肉棒贯穿了进去!只听「刺啦

    」

    一声,林玉珍惨叫一声,屁眼彻底破裂,血「呼啦」

    一下沿着朱雄的肉棒冒出,朱雄看师娘没了动静,竟是疼得昏死过去,只有

    身体像过电一样无意识地偶尔抽搐。

    朱雄手上发功,把内力灌入师娘体内,林玉珍悠悠醒转,只觉屁眼剧痛,不

    禁发出凄惨的哀鸣。

    朱雄则不顾师娘死活,大肉棒在林玉珍的屁眼里抽插起来,鲜血沿着朱雄的

    大肉棒滴在床单上,林玉珍疼得浑身浪肉乱抖,大白屁股拼命乱摇,徒劳地企图

    甩掉朱雄的大肉棒,却被朱雄捉住细腰,大肉棒尽根没入屁眼,肚腩和臀肉发出

    「啪啪」

    的淫靡响声。

    直干了半个时辰,朱雄虎吼一声,在林玉珍紧窄的屁眼里发射了。

    朱雄拔出肉棒,只见林玉珍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香汗,噘起的超级大

    屁股正中,屁眼成了一个粉红的圆洞,不断流出白浊的精液和触目惊心的鲜血。

    林玉珍好久才缓过气来,正要起来,却觉得双腿一并拢屁眼就剧痛,简直无

    法起来,只听朱雄道:「师娘,蒋兄刚才告诉我,明天我们就要回武昌了。你还

    行幺?」

    林玉珍屁眼收到重创,根本无法下床,不禁呜呜哭了起来。

    朱雄帮林玉珍盖好被子,穿好衣服来到外面,找到师妹,说:「师娘突然害

    了病,明天恐怕走不了了。」

    郝连洁一听母亲病了,心急之下也无暇分辨,跟着朱雄来到卧室,只见母亲

    身上盖着被子,肚子贴床躺着,正在流泪呻吟。

    郝连洁走上前去,问道:「娘,你怎幺了?」

    林玉珍不敢说真话,脸火辣辣地,道:「娘突然经脉疼痛,恐怕是传功大法

    用伤了身子。」

    郝连洁见母亲痛苦,急得不得了,只听朱雄道:「师妹不用担心,我知道有

    一位名医叫白振南,隐居在湘、赣边境,我带师娘去找他治疗。」

    郝连洁忙道:「我也去!」

    朱雄道:「好,我们从长计议。现在别打扰你师娘休息。」

    朱雄带着郝连洁走出房间,找到蒋庆峰,郝连洁说了母亲得病的情况。

    蒋庆峰为难道:「武林大会的请帖已经发下,如果没有郝连家的亲属出场,

    会大大打击正道武林的士气。」

    朱雄道:「这样吧,你先带着师妹北上,我伺候师娘调养,等到她稍微好点

    了就来武昌。」

    蒋庆峰点头道:「这是好办法。」

    送走了蒋庆峰,朱雄和郝连洁出了房间。

    月光如水,照在庭院里。

    郝连洁想到要和师兄告别,前途茫茫,不禁为他担心,拉住了师兄的手。

    朱雄把郝连洁揽进怀里,看着师妹清纯无暇的粉嫩脸蛋,丰艳俏丽的红唇彷

    佛清晨的玫瑰,鲜嫩欲滴,不禁吻了上去。

    郝连洁「嘤咛」

    一声,朱雄只觉香唇如蜜,玉体如火,肉棒不禁变得铁硬。

    朱雄暗用淫功,流走于郝连洁的经脉之间,郝连洁顿时变得浑身燥热。

    朱雄忽然抄起郝连洁的身子,把她带到自己卧室里。

    郝连洁只觉浑身软绵绵的,只盼一辈子就这样睡在师兄的怀里。

    朱雄把师妹放到床沿上,两人并排坐着。

    朱雄揽住师妹,郝连洁和他双目对视,又一次吻在了一起。

    朱雄趁着师妹迷醉,伸手解开师妹的衣扣,露出象牙般的洁白肉体。

    朱雄松开嘴,只见师妹赤裸着上身,正害羞地低着头,月光照在她欺霜赛雪

    的丰美肌肤上,显得如真似幻。

    一双丰满的大奶子显然继承了母亲的特色,高高耸立,尽显少女的挺拔。

    朱雄双手抚上少女没有被男人摸过的香乳,缓缓爱抚,享受着绸缎细腻的质

    感,时而轻捏,体会着处子乳房惊人的弹性。

    在男人的挑弄下,郝连洁情不自禁地轻哼几声,粉红色的奶头高高翘起。

    朱雄的大手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少女的丰硕香乳,手指像弹琴一样滑过纤腰、

    香脐,落到裙腰上,把裙子慢慢退了下来。

    裙子滑落在地上,郝连洁变得一丝不挂,羞涩的少女双颊如火。

    朱雄脱下自己的衣服,打开师妹的玉腿,月光下可以看见处女嫩穴上露水的

    反光。

    朱雄跪到郝连洁两腿中间,大肉棒顶在少女的柔嫩穴口上,缓缓打磨,双手

    则重新摸上少女的肥乳,用细微的真气挑弄着郝连洁经脉中的敏感处,郝连洁「

    嗯哼」

    一声,浑身发抖,处女的蜜穴流出更多淫蜜,朱雄见时机到了,屁股一挺,

    把大肉棒挤了进去。

    「啊……」

    开苞的剧痛让郝连洁身子一仰,大奶子撞到朱雄的胸膛上。

    朱雄感到肉棒进入极窄小的肉洞中,进退维谷。

    郝连洁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朱雄满意地享受着处女肉洞的紧窄,过了一会

    儿才开始抽动。

    渐渐地,郝连洁痛感减轻,下身分泌出更多润滑的淫汁。

    朱雄眼中看到的是少女娇媚的脸蛋和丰满白皙的双乳,鼻中闻到的是处子醉

    人的吐息,耳中听到的破瓜女子哀羞的呻吟,肉棒则在又湿又滑的紧穴中进进出

    出,人生到此,夫复何求?半个时辰后,朱雄的快感终于到了极限,一声虎吼,

    在郝连洁的蜜穴中射出了灼热的白液。

    第二天,朱雄一人送走了蒋庆峰、郝连洁一行。

    临行前郝连洁偷偷把一块布塞给朱雄,朱雄打开来一看,原来是郝连洁把滴

    了自己处女血的床单剪了下来,作为信物。

    朱雄心满意足,送郝连洁上了车。

    朱雄回到林玉珍处,看她伤势仍然严重,出去雇了一辆马车,把林玉珍抱上

    车,嘱咐车夫开往赣、湘边境的武功山。

    马车宽敞豪华,出行平稳,朱雄每天都坐在舒适的丝绒垫座上,变着法儿玩

    弄林玉珍。

    林玉珍阴部、屁眼创伤未愈,只好跪在朱雄胯间,用小嘴伺候朱雄臭烘烘的

    大肉棒。

    在朱雄的调教下,林玉珍口交的技巧变得高超无比。

    朱雄在林玉珍嘴里口爆后,常常让林玉珍张开嘴,看着她满嘴白浊取乐。

    这天,马车在大道上疾驰,林玉珍卖力地舔弄着朱雄的龟头,令他的大肉棒

    怒涨不已。

    朱雄感到肉

【1】【2】
推荐阅读: 我的淫荡校花女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