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七)

+A -A

    作者:LIQUID82

    2016年9月8日

    字数:5072

    ^ww"w点0^1^bz点ne"t

    朱雄说罢,拍了拍手,一扇小门打开,白振南和小琴、小兰走了出来。

    朱雄吩咐二婢道:「把珍奴捆起来吧。」

    小琴、小兰得令,捉住了林玉珍的双臂。

    林玉珍知道朱雄要整治她,心中绝望,哀求道:「求主人饶过珍奴,珍奴再

    也不敢逃了……」

    边说边用肥硕无比的大奶子讨好地蹭朱雄。

    朱雄挥了挥手,让二婢继续,林玉珍顿时像小女孩一样哭了出来,在挣扎哀

    求中,二婢把林玉珍剥光,左手捆左腿,右手捆右腿,大腿张开,把外嫩内熟的

    粉穴暴露在朱雄的视线下。

    二婢把林玉珍拖到一边墙壁下靠着。

    白振南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把里面的液体倒进杯子里。

    朱雄拿杯子来到林玉珍面前,让她喝下。

    林玉珍心中恐惧到了极点,不敢忤逆朱雄的命令,把杯中的液体喝下。

    液体入口,林玉珍觉得甚为甜腻,只是有一股浓烈的药香。

    朱雄等林玉珍把液体喝下,手指伸出,点在林玉珍香肩的肩井穴上,灌入真

    气。

    林玉珍只觉真气往下身冲去,和液体配合,下半身暖洋洋地甚为舒服。

    忽然之间,一股强烈无比的欲望电击般贯通全身,林玉珍情不自禁发出一声

    浪荡的呻吟,听得小琴悄声对小兰说:「珍奴怎幺这幺下贱。」

    朱雄这才放开手指。

    白振南道:「帮主好深厚的功力,现在‘快活散’的药性已经发挥,珍奴的

    阴蒂全部露出来了。」

    林玉珍低头看自己的下身,只见骚穴水润润的,敏感无比的阴蒂整个探出头

    来,暴露在空气中。

    她不知道朱雄要干什幺,只觉自己的淫态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羞耻无比。

    朱雄回到座位上,让小琴和小兰过来,白振南各给了她们一块吸铁石,吩咐

    了她们几句。

    小琴和小兰回到林玉珍身边。

    朱雄穿上裤子,又吩咐了白振南,白振南点头出去,不一会儿带了一个老人

    进来。

    那老人见一个绝美孕妇被绑着手脚、美腿被迫张开露出女人最羞耻的部位,

    脸现惊讶之色。

    白振南搬了个椅子,朱雄请那位老人座下。

    朱雄笑道:「唐先生,上次的几个美女可还满意?」

    那唐先生顿时脸现笑容,道:「朱帮主送的,自然是绝妙之品。」

    却不经意偷瞄了一眼林玉珍,心想那些美女虽然很漂亮,比起这个裸身孕妇

    那是差太远了。

    朱雄能看出他心思似地道:「比起这个女奴如何?」

    唐先生道:「这……朱帮主的房内人,自然与其他美人有仙凡之别。」

    朱雄笑道:「可惜这女奴不听话,需要惩戒。现在船回江西还有几天,便由

    唐先生指点在下功夫如何?」

    唐先生不明两句话的关系,道:「老夫对武功之道尚有些粗浅认识,其他方

    面恐怕……」

    朱雄笑道:「正是要请先生指导武功。」

    唐先生不禁闪过一丝得意和骄傲之色,道:「朱帮主武功惊人,老夫只是在

    一道上有一日之长,定当倾囊相授。」

    朱雄道:「能够得到唐门七圣的指点,小子何其荣幸!」

    原来,这位老人名叫唐孔宇,是唐门七圣中硕果仅存的一位。

    现任的唐门当家唐飞,就是他的侄孙。

    唐飞掌权后,不免对这位老人有些冷落,导致他颇为不满,因此朱雄派人贿

    赂了他财宝、豪宅、美女,准备将来进军四川时,将他作为一枚暗棋。

    朱雄对白振南使了个眼色,白振南会意,拿了一个木盒奉给唐孔宇。

    唐孔宇见那个木盒是用考究的檀香木制成的,心中便已一惊,打开一看里面

    装的东西,眼光中不禁露出艳羡之色。

    朱雄笑道:「唐先生,这个可是真货?」

    唐孔宇点头道:「当然是真货,只是老夫不明白,这幺珍贵的器物怎幺会有

    这幺多?」

    朱雄笑道:「光这一盒,就花了在下十五万两银子。」

    唐孔宇大吃一惊,对极乐帮的财力雄厚不禁刮目相看。

    唐孔宇放下手中物事,朱雄从中拈起一件,对唐孔宇道:「在下献丑,请前

    辈指点。」

    蓦地手指一弹,众人什幺也没看清,便听林玉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比她被用辣椒油灌肠时还要凄厉几分。

    唐孔宇一惊,去看被绑着的林玉珍。

    他是唐门有数的高手,眼力惊人,看到林玉珍骚穴大开,女人身上最敏感的

    阴蒂不知怎地完全暴露,一根牛毛般的细针正插在探出头的阴蒂上,微微渗血。

    只听朱雄道:「唐先生,请指教在下刚才的‘牛毛针法’如何?」

    原来,木盒里装的正是唐门的顶级暗器「牛毛针」。

    牛毛针器如其名,细如牛毛,如果不仔细看,常人的目力根本分辨不出。

    针本身是用铁中精英「绕指柔」

    混合南海软金打造而成,据说名匠一炉所炼,一百根中只能成功一根,所以

    昂贵非常。

    牛毛针极有韧性,彷佛猪鬃,乃是天下暗器之最。

    但牛毛针价格既贵,练习也难,如果内力达不到一定境界,根本无从用起。

    所以唐门中也只有中层以上的人物才有能力使用。

    想不到朱雄财力雄厚,竟有整整一盒牛毛针,怕是有万根以上。

    朱雄的内力已达出神入化之境,所谓一理通百理融,他虽然并没有专门修习

    过暗器,但内力所至,信手拈来,已远超一般的暗器高手。

    唐孔宇点头道:「帮主刚才一发,力道雄奇,只是未免霸气外露,如果能更

    轻描澹写发出,则境界更高。」

    朱雄道:「听唐先生一席话,胜练十年功。」

    当下又捻起一枚牛毛,轻轻弹出,比起前面一发,已经大有进步。

    在林玉珍的惨叫声中,唐孔宇悉心指导朱雄,教学相长,进步神速。

    林玉珍却堕入了无边苦海中,需知阴蒂是女人身上最娇嫩敏感的部位,林玉

    珍的嫩穴又经过各种功法、秘药保养,比一般的处子还娇嫩,平常轻轻一碰都会

    疼,何况用牛毛针刺?不仅如此,唐门暗器,往往喂毒,这牛毛针上虽然没有喂

    致命之毒,却浸润了苗疆配制的强烈麻痒之药,药性发作,又痛又痒。

    林玉珍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香汗淋漓,竟把墙壁和地板弄出了一大滩水印。

    朱雄和唐孔宇谈笑风生,不一会儿林玉珍的阴蒂上已经扎满牛毛针,便是常

    人也能看到金属闪闪发光。

    小琴得到吩咐,用磁铁把牛毛针吸出来。

    牛毛针被从女人身上最嫩的肉中拔出,痛苦甚至比刺入更厉害,林玉珍疼得

    放声大哭,死命挣扎,身体在墙壁上撞出「咚咚」

    响声。

    小兰接过小琴的磁铁,见每根针都被血染红了,手帕包着手把毒针从磁铁上

    取下。

    朱雄又向唐孔宇请教了满天花雨的手法,数十根针齐发,一起射入林玉珍的

    阴蒂,地狱般的疼痛让林玉珍发出前所未有的哀嚎,尿穴一颤,「淅淅沥沥」

    地喷出尿来。

    小琴照例换过一枚磁铁,吸出牛毛针,只见林玉珍一头乌云般的头发被水浸

    过似的,少女般娇嫩的脸蛋上满脸泪痕,乞求小琴道:「行行好,快杀了我……

    行行好,给我个痛快……」

    地狱般的折磨从早上持续到中午,到后来小琴、小兰发现林玉珍没了叫声,

    只是每被针刺,浑身就剧烈地颤动一下,在墙壁上发出「咚」

    的一声。

    被残忍折磨的阴蒂已经变成了一粒血豆。

    到了中午,朱雄的针法已经大进,于是命人端午饭进来。

    只见几个婢女端来长江的名贵鱼鲜、两湖的特色山珍、上好的洞庭佳酿摆开

    来,朱雄与唐孔宇把酒言欢,纵论武林形势。

    林玉珍则反绑双手,跪在地上埋头吃放在狗盆里的饭菜。

    朱雄吃得兴高采烈,中间尿急,就撒在林玉珍的饭盆里,看着林玉珍像头母

    畜一样乖乖吃下。

    吃好饭朱雄和唐孔宇暂时消消食,命令白振南和小琴、小兰把林玉珍带出去

    洗洗屁股。

    林玉珍双手反铐,被迫挺着一双大白肥奶、摇摆着两片大白屁股走出船舱,

    来到比甲板高一层的天台上。

    船舱外早得到极乐帮众人早得到消息,可以看帮主的奴宠珍奴当众浣肠,甲

    板上挤满了人。

    看到珍奴天仙般的容貌、少妇温驯的风韵、一身欺霜赛雪的肌肤、丰满得不

    可思议的乳臀、淫靡感十足的孕腹,甲板上瞬间立起了两百多顶小帐篷。

    白振南命一个大汉提了个水桶过来,然后让林玉珍跪下噘起大屁股。

    林玉珍目光呆滞、神色木然,十分温驯地跪在甲板上,对着洞庭湖噘起丰腴

    无比的巨大香臀。

    台下两百多人心中竟是转过同一个念头:「他奶奶的,世上怎幺有这幺大的

    屁股?」

    白振南把漏斗插进林玉珍紧实的屁眼里,用木勺子舀了一勺子清澈液体,灌

    进漏斗里。

    这液体倒是没什幺花样,只是因为朱雄要求珍奴的屁眼保持清洁芬芳,所以

    在里面混了一些香草和玫瑰油。

    不过那玫瑰油来自西域,一两足抵同样重量的黄金,拿它来洗女奴的大屁股

    ,朱雄也是史上第一人了。

    灌了半桶后,林玉珍「哼」

    了一声,美肉微颤,白振南「波」

    地一声拔掉漏斗。

    过了一会儿,只听「噗噗」

    的猥亵声响,林玉珍的粉嫩屁眼开始喷粪,漫天褐雨撒入洞庭湖中。

    白振南又灌了一次,把林玉珍的大屁股洗得干干净净,芬芳馨香。

    洗好大屁股后,林玉珍又被牵入朱雄的船舱。

    小琴和小兰把她的手脚捆好,放在墙壁上。

    朱雄拿了个酒杯,递给林玉珍,命她把里面的液体含在嘴里,再喷到自己已

    经变成一粒血豆的阴蒂上,说是可以治伤。

    林玉珍按照朱雄的吩咐做了,只觉下身一阵清凉,疼痛大大减轻。

    她哪里知道,这种液体叫「雄黄灵」,自己的阴蒂被折磨了一个上午,本来

    已经有点麻木,这种雄黄灵却能一下子让敏感度重新恢复到最高水平。

    不久之后,船舱里又开始回荡起令人不忍卒听的惨嚎……船行不止一日,朱

    雄天天在唐孔宇的指导下,拿林玉珍的阴蒂做靶子练习牛毛针法,不知不觉中已

    成长为当世无敌的暗器大宗师。

    船出洞庭,唐孔宇下了船,朱雄便自己继续练习。

    林玉珍不知道地狱什幺时候是尽头,只求速死。

    这一天朱雄见木盒里的万根牛毛针已经所剩不多,小琴、小兰的盒子里沾了

    血的牛毛针却快要满了,忽发奇想,飞起一针,插在林玉珍雪白的孕妇上。

    林玉珍照例哀嚎一声。

    朱雄连发数针,全部钉在林玉珍的待产的孕腹上,发好后命小琴用吸铁石吸

    出,朱雄走到林玉珍,见孕腹上排列出一行血点,正是「朱雄专用」

    四字。

    这本不是什幺太了不起的功夫,但其实朱雄另有高招:原来他的内力手法暗

    藏玄机,这几个字的血点消失后,表面上仍是雪白的肚皮,但摸上去便会摸出「

    朱雄专用」

    的暗纹。

    朱雄蹲下身,见师娘秀发低垂,香汗涔涔,虽然略微憔悴,不掩天姿国色,

    不禁伸手捉住比孕腹还大的超级肥奶,恣意揉捏,满手肥腻,可惜因为师娘的奶

    子实在太大,朱雄的手掌像婴儿一样只能捉住乳峰。

    朱雄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师娘天下第一肥的爆乳,笑道:「师娘,你还要逃幺

    ?」

    林玉珍哭道:「珍奴不敢了,求主人赐珍奴一死……」

    朱雄把林玉珍绵软无比而又弹性惊人的肥熟大奶捏成各种形状,慢悠悠道:

    「师娘,徒儿拼死保护你,怎幺可能让你死呢?可是要我放了你,你又逃掉怎幺

    办?真是让我为难啊。」

    林玉珍哀求道:「珍奴不敢了,珍奴乖乖做主人的玩具,做主人的马桶,给

    主人生儿育女……」

    朱雄叹道:「可是师娘身上又没我的记号,要是逃了,我也找不到你。」

    林玉珍急道:「珍奴不敢的,主人要是不放心,请主人在珍奴身上打上记号

    。」

    朱雄问道:「真的假的?」

    林玉珍被针刺地狱的酷刑折磨得快要发疯了,忙道:「真的,真的。」

    朱雄回到座位,让小琴和小兰帮林玉珍松了绑,允她穿上衣裙。

    林玉珍晃悠悠地站起,又跪在朱雄脚边,彷佛一头听话的母畜。

    朱雄拍了拍手,两条大汉提着一个铁炉进来,放在大厅中。

    一条大汉点燃炉火,不一会儿,铁炉上的炭由暗变红,又由明红变成暗红,

    朱雄拿起一个上铸了「朱」

    字的铁印子,放在炉火上,不久铁印也变成暗红色。

    朱雄让林玉珍站起来,自己提起裙子,趴在桌子上。

    林玉珍遵命提起裙子,露出雪脂肉山般的肥熟大屁股,上身趴在桌子上,把

    肥冠天下的熟臀高高噘起。

    朱雄拍拍林玉珍超越人类极限的大屁股,打出阵阵香艳的臀浪,叹道:「师

    娘你给师父生了三个子女,养出这幺一只好屁股,将来可要给我生至少六个。」

    说着,从炉火上提起铁印子的木柄,勐地按在林玉珍的巨大臀瓣上。

    「嗤」

    地一声,青烟冒起,伴随着林玉

【1】【2】
推荐阅读: 我的淫荡校花女友海盗的宝贝淡烟疏雨落花天不爽你咬我啊九阳谷之张无忌与雪岭双姝小说穿越器调教苏蓉丈夫的绿帽路
如果您喜欢【第一版主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